我们的服务
  • 北京申派宠物服务中心
  • 总机电话:01080421460
  • 办公地址:顺义区高丽营镇南郎中村幸福大街133号
  • QQ联系:
  • 联系人:张先生
  • 联系手机:13810205772
他们视宠物为家人 漂洋过海带/NEWS
> 行业新闻 > 他们视宠物为家人 漂洋过海带
他们视宠物为家人 漂洋过海带宠物回国!

 


  

 

宠物回国

Eva和她收留的小猫。ZilarLee/摄

    俄罗斯小伙:2000多美元托运宠物回国值不值?

  3月11日,网名为“Vlad”的俄罗斯人在广州外国人论坛gzstuff上发帖,询问如何才能将其宠物狗带回莫斯科,在网友的推荐下,他找到了一个本地宠物运输公司。不过,在了解情况之后,他没能忍住在网上吐槽,不满麻烦的手续,更心疼对方2000多美元的报价,“我甚至可以用这些钱买到往返广州和莫斯科机票了。”

  对于这样的付出,澳大利亚人James再熟悉不过。2010年10月,他一趟搞掂了两只宠物狗的安置,“折腾”着经德国将其运回了澳大利亚,而根据澳大利亚检验检疫局的规定,来自中国大陆恰是未获批准运入猫狗的地区,需要在消灭狂犬病的第三国或地区隔离半年,然后再在澳大利亚政府指定的三个隔离场隔离一个月,而且在这之前还需要联系航空公司,在定座或购票时提出宠物运输的要求,经航空公司同意后方可托运,在怀孕期的动物、分娩48小时内的动物、哺乳期内的动物等除外,航空公司还需将互为天敌、处于发情期的动物不装载在相互的视野范围内。

  为了让宠物顺利进入澳大利亚,很多在大陆的外国宠物主都会选择诸如新加坡和香港等地区作为第三地作隔离,场地紧张的时候还得轮号。

  James的两条狗——米格鲁猎犬Comet和八哥犬Sparky是2003年在南京领养的,他说自己当初领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将其带出境会那么麻烦,“在其成为家庭一员的时候,纵使手续再繁琐、花费再多也是值得的,我不想让他们以后在中国流落街头,就连想想都于心不忍。”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James在德国待了年许,同时托运至此的两条狗于此期间结束了隔离,辗转被带到了澳大利亚。

  回忆起当时的折腾,采访时正在南京的James似乎已经记得不多,不过回过头来再看当初的决定,就像每个童话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一样,他说一切付出都值了。

  德国女孩:在华打工存钱救猫,已是第五只

  因为特别喜欢猫,“80后”德国女孩Eva笑将自己称作猫女郎,前两周来广州的时候,她探望了父母的故交,并对白云山和沙面的景致赞叹不已,称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逮上机会和本地爱猫的街坊交流心经。

  一个人对于一座城市的眷念是一种很神奇的感受——和任何城市有了交往,再次提及的时候总会多一份归属感,Eva也是一样,自以摄影助理的身份去了上海之后,Eva就把上海当成了第二故乡,而对于广州和上海的区别,她更愿意用城市的规模大小来类分,依然回味着广州的美味。

  下周六,带着两只流浪猫,Eva又将回到德国。之所以说又,是因为算上这次,她带到德国的猫已经共有五只,“我一般会带那些年老或者残疾的流浪猫,它们更需要得到好的照顾。”

  在“郭美美事件”等公共事件的推动下,人们开始越来越关注慈善,慈善也开始以各种展示形态,扮演了社会良心试金石的角色,被舆论将脸皮摁在石板上的,往往是名人或名企,若是分量轻点的,用“最美×××”的格式贴个标签也就不过是嘴皮子一张一翕的功夫。

  不无市侩的,记者问Eva,你算是有钱人吗?Eva淡淡一笑,带着一丝尴尬,否定了记者的猜想,紧接着解释说,作为一名独立摄影师,她每个月一千多欧元的收入在德国并不算高(2006年德国人均净工资收入为2040欧元),“但是我在生活方面不追求品牌,每次存够钱了就会回上海,把一些流浪猫带回德国。”

  不过,不知道社会是否已经过于进化,进化到一定要给每个行为都贴上可供世人理解的标签,Eva的行为在亲朋好友眼中就是如此,诸如为什么不关注德国流浪猫,为什么关注猫而不是人等的声音夹棍带棒地对她进行着轮轮道德审判,真正伸出援手的少之又少。

  “因为航空公司对每位乘客所带宠物的数量有不同规定,我通过中国朋友发微博,希望飞往德国的中国网友能够随手带猫,得到了一些年轻网友的响应,我这次带回去的两只猫会给男朋友,我很开心中国网友和他给我的这些支持。”

  宠物托运有技巧这行也有不少“故事”

  为了用有限的钱救助更多流浪猫,Eva还会自己亲自办理宠物出境手续,“其实这个过程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复杂,费用也没有那么高。”但是,在泓龙动物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夏家彬看来,相比于像他们这种专门从事宠物托运的公司,初次办理类似业务的个人显然对整个流程非常陌生,而且他们大部分客户都是移民国外的广州街坊。

  美国全国地产经纪商协会日前出炉的年度报告显示,2011年3月到2012年3月期间,中国人赴美买房一年花90亿美元,成为美国房产第二大海外买家。对于中国人海外的投资热,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英国外交部司长Barbara Woodward也表示,虽然她不知道中国人在伦敦购入了多少房产,但是现在在伦敦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人。

  因为相应需求的增加,嗅到商机的夏家彬索性在两年前建了一个名为宠物全球通的网站,专人负责宠物接送疫苗注射和清关等的服务。像他们这样从事这一业务的公司都聚集在白云机场周围,能说得上名字的有七八家之多,而且由于相关法规更多是从航空公司进行约束,所以在相关业务的经营者眼中,能不能和“正规”挨边,关键还看操作方是否有公司注册的背景,而对于低价竞争带来的市场乱象,这个江湖同样流传着不少“故事”——因为活体运输要以超重物品运输标准计重,有人罔顾宠物舒适,尽可能选用体积和重量更小的笼子;为了避免目的国或第三国的隔离,有人会将宠物麻醉,然后以普通行李的方式带入……

  虽然上述故事没有得到确证,但是每在听到宠物遭到不人道对待的消息的时候,广州四季酒店市场总监Jeff的妻子都会心里发揪,所以在三年多年前,将泰国脊背狗Spike带来广州的时候,她说自己特地找了靠谱的航空公司和宠物托运公司,“我不想让Spike受苦,所以在同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之后,我就和代理公司去清关,清关一般需要五六个小时,但是在看到宠物颜色描述一栏上写着‘蓝色’的时候,海关人员很感兴趣,想看看蓝色的狗长什么样,所以最后只花了一两个小时就又见到了它。”

  入境三年多,Jeff的妻子将Spike的所有资料都整理在一个橘色文件夹内,健康证明、狂犬疫苗注射证明和小区养狗通知等,她整整收集了百余页,“因为我不知道到时将其带出境,需要提供哪些文件,所以有备无患”,而正是因为有了那些文件,Spike也得以长途“漂流”到了广州,听说在几个星期之后才把时差给调整好。

  十年前的标准难满足需求

  负责给Spike清关的是一家叫做AsianTigers的跨国物流公司,由于后者更多接手国内外搬家业务,很少单独处理宠物入境事务,所以即便在三年后的现在,广州分部的客服经理Sarah还清楚记得那单生意。

  人口、特别是人才的流动能够让一座城市保持活力。广州是一座国际化城市,人口流动更多呈现出双向性,除了驻穗机构外交官员,还有不少跨国公司的外国雇员,AsianTigers每年接手500多单外国人搬家业务,其中不乏像James这样来中国之后长期居住并养宠物的客户,“他们来中国的时候也许只有几个行李箱,但是由于这里物美价廉,在离开找我们搬家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同一个客户在数年间的家什已经多到要用集装箱来装运了”。Sarah说,在一单最夸张的业务中,一个外国人的物件竟然塞满了十多个40尺货柜,“光是运费就要十多万,而且外国人喜欢收集诸如兵马俑等的物件,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需要请专业的文物鉴定公司来做鉴定物件的真伪”。

  “不过很多外国人的收藏都是仿品,而且和宠物托运没有保险不同,其它财产都能够上保险。”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有了类似事情发生,对于宠物托运,不少航空公司都会做免责声明,南航亦是如此:旅客应对托运的小动物承担全部责任。在运输中除南航原因外出现小动物患病、受伤或死亡,南航不承担责任。

  之所以航空业有此“霸王条款”,是因为在宠物托运过程中,航空公司不仅要保证其健康,又要保证它们不伤害人类(包括防止疫病传播)及危害飞行安全,故而从技术层面上而言,飞机上宠物托运的难度比普通货物大很多,有人甚至称比危险品运输还要复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也对此做了一整套的规定,每年进行修订,2012年版本就增加了宠物托运容器标准等的内容。

  据了解,中国大陆目前共有13家IATA会员航空公司。按照惯常规范,各会员均应据此制定更为详细的活体动物运输指南和免责声明,美国航空就要求高于29.4摄氏度的高温不得托运宠物;国泰等航空公司还对诸如国斗牛犬、波士顿梗犬、英国斗牛犬、西施犬等“短头颅(短鼻)类狗”进行限制,担心这些宠物在情绪紧张或高温的情况下中暑和出现呼吸障碍。

  虽然早在2003年底,民航总局和南航等单位的20多位货运专家和技术人员组审定了国内第一次发布的《航空运输活体动物包装标准》暨《航空运输活体动物装载要求》,但是在十年后的今天,尚有不少航空没在网站上对宠物托运作出任何指导,更何况上述《标准》和《要求》电报式的寥寥文字,早就很难满足新的需求和适用新的现象。

                                                                 摘自新快报

友情链接;

北京申派宠物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3022739号

服务热线:01080421460